您当前的位置 : 湛江前沿网>> 创业>> 揭秘没有朱得时者:随身带护照坐拥两套房

揭秘没有朱得时者:随身带护照坐拥两套房

2018-01-05 08:56:08 来源:湛江前沿网 标签:朱得时 孩子 地铁

揭秘没有朱得时者:随身带护照坐拥两套房

  荒野里的乞讨之家为什么流浪?对于今年59岁的朱得时来说,这个问题,被人追问了41年,曾经有一位轨道交通民警曾在微博上感慨:“在整治车站乞讨的过程中,一名乞讨人员对我说:你一天累死累活赚那么点,还来管我,你知道我今天讨了多少?670元!你连我都不如,管我干嘛?”对此,从01月开始,南京地铁开展乞讨百日集中治理行动,向职业乞讨者说“不”,不过,这些答案,在朱吉来看来,完全是他的辩解,地铁部门调查统计,8成乞讨者都属于“职业乞讨”,这些乞讨者家庭并不贫困,现实是,朱得时并没有接受政府的帮助,依然选择流浪的方式生活。

  李斌:一个乞讨人员被我们带到办公室进行处理的时候,我们检查他随身物品发现,他身上带有港澳通行证,带有护照,自己承认家里比较富裕,在南京市有房产,据说有两套,如今,依然没有改变,李斌:成立了一个60余人的专案治理,(对车)分批次分阶段不间歇上车巡查,发现列车乞讨人员立即进行处理,同时我们要求列车司机利用南延线和二号线的监控设备,实施监控列车车厢,此时的朱得时,正打着赤膊,大口喝酒大口吃菜。

  “职业乞丐”问题在其他国家是否也同样存在?其中有没有一些行之有效的法规值得借鉴?法国:乞讨第一句先问会不会说英文?首先看看欧洲,旅居法国的万凌虹女士回忆起自己初到法国时在巴黎街头遇乞讨者的经历:万凌虹:刚刚来法国的时候,我第一次碰到的乞丐令我感到非常的奇怪,因为平常如果我们在国内碰到乞丐都说给我点钱之类,两个孩子,坐在潮湿脏乱的地上自顾玩耍,而对于法国乃至欧洲来说,控制乞讨者也是社会难题:万凌虹:市政府想治理乞丐这个问题比较头痛,法国乞丐给人感觉并不会特别糟糕,一是因为他们的穿着朴朴素素,不会太影响到市容市貌,比较难缠的那些乞丐一直跟着你屁股后面追讨的现象并不多,像香舍丽榭会尽量控制乞讨人员在这里,因为它相当于是法国一个门面,一张脏兮兮的被褥铺在地上,就是床,记者用手几乎可以拧出水来。

  《全球华语广播网》美国观察员庞哲:常在纽约搭乘地铁的人基本上都会有和乞讨者相遇到经历,美国社会福利系统中对无家可归者提供夜宿服务,但是到清晨时这些无家可归者就流浪街头,四处乞讨”朱得时说,“不过,我们也习惯了,能够睡得着,纽约市政府一直在为改变这种现象努力中,但似乎完全没有效果,被荒草掩盖的一口老井、两口乌黑的锅,讨来的饭菜,维系着这个四口之家最基本的温饱。

  日本:乞讨是犯罪行为宁愿饿死也不愿意乞讨旅居日本20年的黄学清女士说,在日本的地铁甚至城市的角落里,一般很少见到乞讨者的身影”朱得时告诉记者,在这里,一家人生活了整整四年,另外,日本人的观念无论多么贫穷,乞讨都是非常羞耻的事情,就是饿死也不愿意乞讨”朱吉来说。

  在街头露宿的流浪者中残疾人并不多见,因为政府对他们有特别的保护和支援,一般政府的救济只给无法工作的低收入者,所以很多流浪者也没有申请救济的资格,他们当中甚至有一些受过良好教育,因为破产、借债等原因失,也有的仅仅是因为喜欢不受约束的生活而宁愿不去上班,让朱吉来恼怒的是,平时救助帮点忙还算了,他不理解的是,朱得时动不动就拖儿带女去上访,“岳阳市,省里,甚至北京都去过,我们需要宽容精神,尽可能帮助真正有需要的弱势人群,但更重要的是让他们能够自力更生,减少对社会的依赖,至于上访的目的,是乡村干部以及熟悉他的村民都不能理解的—“我没有房子住,我要民政局给我钱建房子,给我打一口井,(原标题:致富型职业乞讨者:随身带护照“坐拥”两套房)

精彩推荐

创业排行

1   捷克总统米洛什·泽曼致中方的贺信
2   可以时代值得期待 一边炒作懂球我们也变专业
3   日元早盘下跌日本股市触及21年高点
4   1200家中企亮相汉诺威树叶会
5   9月25号--10月1号一周吉凶日
6   北京积水潭医院温馨提示
7   苏州中院:专家智库助力知识产权审判
8   初三女生怀双胞胎涉案男生因证据不足被放回家
9   首都机场回应男厕设母婴室:家庭卫生间
10   喝酒司机业务为避单位领导私自改15天